上海凌翰物流有限公司 上海到南京物流专线

新闻中心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详细

上海到南京物流投资超过10亿元的铁路

来源:www.nanjingwl.com.cn 发布时间:2014-01-15 点击数:


  罗岑铁路之所以最终成为烂尾工程,直接原因在于投资主体的不断变更,由“地方国营”变为“民营”,最终沦为投机者的“套利工程”。最初,该项目原始投资者以地方投融资平台或地方国企为主,但这些主体中,不少机构并不想真正花钱修路,而是希望通过借债和股市融资来筹款。当时,这条计划总上海到南京物流投资超过10亿元的铁路,其建设主体的注册资本竟只有区区500万,一时在业内传为笑谈。对比而言,余干物流专线之所以最终顺利通车,这和权益主体较为单纯,民营投资方得以强力推动不无关系。叶日民坦言,修铁路花掉了不少资金,这条路必须通,如果半途而废,受损最大的不是国资一方,而是自己。但换个角度看,这位民营企业家对铁路的笃定,其背后更折射了一家传统产业民企的转型渴望。转型需求余干县位于鄱阳湖南岸,属地级市上饶管辖。全县人口100余万,和江西另一地级市新余市相当。尽管是大县,余干并没有真正意义上通过铁路。余干物流专线通车之前,全县境内有一条国电集团黄金埠发电厂的运煤专用线,其连通皖赣主线。但这条线只为电厂运煤,并且只运进,不运出。
  正是看到运煤线的“运能浪费”,叶日民产生了修一条专线对接运煤线,然后接通皖赣线,把铭日集团的物流园和全国铁路网连在一起的想法。作为一家以缫丝业起家的民企,之所以对物流业越发倚重,内在动因是企业转型的需要。铭日集团前身是创立于1993年的国营余干县丝绸厂 ,1997年改制为民营。当时,在整个上饶市同期创办的13家同类企业中,铭日是唯一活下来的一家。目前,铭日的整个产业体系还包括了缫丝、家纺、上海到南京物流食品和物流四个板块。其中,缫丝板块的产值超过集团50%。但近年来,这一支柱产业日益受到经济波动的影响。叶日民的女儿、铭日集团总经理叶静芳是缫丝板块的负责人。叶静芳曾在日本东京攻读丝纺专业,是业内的年轻专家,目前也是上饶市人大常委会委员。她对《南风窗》记者介绍,缫丝行业的竞争本身就大,而金融海啸以来,行业压力更加明显。2010年之前,行业利润率可以达到7%,但2010年之后,由于外销市场变动和原料人工涨价的原因,利润率时常低于5%。

相关新闻